wb@3025069877
寫手。
盜墓黑花黑、甯秀,文野雜食。
不小心在糖裡藏刀。

【敦芥】夏日、午後雷陣雨、彩虹

*還是栗子給的題目

跑腿送交貨品本來能稱得上是個輕鬆的工作,中島敦提起沉重的包裹,看著新聞播報中近日中暑人數逐步攀升,一邊擔憂自己到時也會成為一員,又怕突如其來的暴雨會打濕包裹,急忙抓了傘出門。
這個夏季脾氣反覆不定,春季過後還是冷了好一陣子,以為就要這麼入秋,溫度卻突然飆升到三十多度,中島敦抹了把額頭的汗,看看天空不知不覺被灰黑色的雲占據大半,沉得像是隨時要來場暴雨。
中島敦的腳步快不過風,沒多久他已經在黑壓壓的雲之下,才考慮著是不是得稍停一會,斗大的雨滴已經落下,行人紛紛走避。
還想著雨不大的狀況可以撐著傘,中島敦卻發現幾米遠的地方被白茫的雨絲遮掩得甚至看不清,抱緊包裹衝進最近的一間店,大雨下...

生日快樂

倉促隨便,搜醬生日快樂!
搜醬x A小姐

『時間已經這麼晚了,壯五先生還要繞路嗎?』透過電子傳遞有些失真的聲音帶上一些擔憂。
「沒事的,我現在精神還很好。」逢坂壯五早已說過,不管多晚都會見上一面。
『好吧,今天工作開心嗎?』包裝到一半的禮物紙在手裡搓了幾回,已經被揉爛一角。
逢坂壯五一邊說著今天的拍攝進度,突然想到起今天定裝後有拍了幾張自拍照,選了個最喜歡的傳送過去。
低聲驚呼傳至耳裡,對面傻呼地笑著,稱讚他的帥氣。
拍攝的照片下個月將作為雜誌內跨頁,歷來都是與其他人一起,這是逢坂壯五第一次單人上鏡。
對面笑說要買個二十本分送認識的人,還要給他慶祝。
突然一聲慘叫,逢坂壯五想對方肯定又是冒失地忘記了什麼,無...

【敦芥】很爛的告白梗

*還是久里點文

*好像也沒有很爛的告白


中島敦的愚蠢有目共睹,雖然這話稍嫌失禮,但仍未能有人替此時此刻正焦頭爛額已經撞了不下十次腦袋的人提出有力一點的辯白。

如何才能成功?中島敦就算請教了太宰治卻也只能明白自己辦不到他的程度,光是請他講一句今天月色真美他都能結巴,何況對象還是一個不搞浪漫的人。

氣氛肯定尷尬到要真空。

看得都嫌膩了,所有人統一口徑要中島敦坐下來好好想想,只要誠意足夠,那怕他的說詞再不華麗帥氣也能夠打動人心。

畢竟他們都尚嫌青澀,太過婉轉只會變成漫長的遠路,走離交心的機會。

「辛苦了,我先走了。」漸漸有了成熟樣的青少年謹慎地拾輟過自己的髮絲,同手同腳踏出武偵社辦...

【敦芥】睡前故事

*久里點文、睡前故事
*敦君的告白故事

睡意遲遲不肯來襲,中島敦換上外出衣裳,離開自己的住所卻像做賊一般輕巧。
離開發出咿咿啞啞聲的老舊木質地板,中島敦向著港口而去。
那裡或許有他期待的人,也或許沒有,總之念頭一起,中島敦的腿就沒停,一路小跑步到港邊,冒出一點汗也沒抹去,他穿過許多倉庫之間,尋找微光裡的黑影。
腰高的突出物在已經要看得麻痹的柱子邊特別明顯,中島敦多踩幾步緩衝又折回來,走向岸邊的人。
「芥川。」手邊除了一瓶開封過的鐵鋁罐什麼都沒有,芥川看看還沒緩過氣息的人,遞出才喝一口的茶。
「我睡不著。」如此言說,卻仍接下他的茶,中島敦在他能親吻自己的距離坐下。
「我可不是你的褓母,睡不著別找我。」儘管芥...

不知何時還債、歡迎點文。

此條會刪,到時TAG。

【敦芥】今日的你還好嗎

#歐歐西

#一個趴囉、作家設定


今日的你還好嗎?

三月四日。

天氣晴


  今日的你還好嗎?是否穿著你的黑色長大衣,像是如此能夠壯大你纖瘦的身材,哪怕你的種種都暴露你的輕盈,若非你的能力或許你會被哪一戶人家收養,成為一個與我一點交集都沒有的、儀表堂堂的企業家。

  今日的你還好嗎?是否對於我有一點改觀,上回送你的茶飲有喝完嗎?還是它已經成為哪個公園角落裡的垃圾,全部交由泥地品嘗,若是如此,我仍感激你,它不是在我面前受你如此對待。

  今日的你是否也感受到了我喜歡你呢?聽說被思念會打兩次噴嚏,我思念著你,你能不能有所感應?

  今日的我依然喜歡著你,仍在思考...

【中芥】世界上最後一朵花

#感謝 @没有糖我好饿 點題「世界上最后一朵花」←拖欠好久,不好意思還在坑裡嗎?

#很短很短的故事

#OOC


給予什麼樣的養分、就會長出與之相應的果實。

中原中也討厭前一個養護者,他一點都不愛這孩子,給予了汙泥般的情感作為養分,將之培育成帶著尖刺的花朵,銳利的劃傷所有想要靠近他的人。

並不喜歡黑色的花瓣,那宛若凋零的顏色,他討厭這樣,這不是他喜歡的模樣,比起黑色,他更希望他長得像自己的髮色一般,他會更喜歡他一點。

花朵總是拒絕他放在他身邊的養分,伸長自己脆弱枝枒,渴求黑色的澆灌。

中原中也討厭這樣,恨不得折斷他,卻又強硬地將自己的養分塞給他,不願他就此枯萎...

【敦芥】敦親睦鄰03

*糖

*一點點而已

*學生paro


雖然只是偶爾,但偶爾中島敦會有一種床鋪太大的錯覺,大得他一個人睡起來有些小小的寂寞。

在他提早上床卻翻來覆去怎麼也都只能睜大眼睛睡不著的情況下,他爬了起來,抱著自己的枕頭,踩上拖鞋走到隔壁房門前,猶豫再三還是輕輕敲了門。

芥川龍之介打開門,看中島敦站在門口傻笑,無語了會放人進屋內。

這種時間來不太常見,但也不是什麼需要驚訝的事,中島敦到底也還是個孩子,偶爾想撒撒嬌也自然。

桌子上還放著沒有收起的課本,中島敦意識到自己可能還打擾到人了,露出歉意的眼神,芥川龍之介伸手收拾,正想問需不需要幫忙,他倒先指著床示意中島敦先上去。

收拾了...

雖然幾乎每次都沉下去,還是來一下。

來個題目跟cp吧,任何人都可以點,有靈感就寫。

【黑花】速戰速決

*點題

*短小


「當心消化不良。」解雨臣擦擦唇角,對狼吞虎嚥的黑瞎子好意提醒,換來對方一個要笑不笑的表情。

相比總是在四處跑動的黑瞎子,解雨臣已經很久沒有能夠動手腳的時候了,對於出手簡直是迫不及待。

黑瞎子在喝茶的間隙嘖了幾聲以示自己的不痛快,草草扒拉完剩餘的飯菜,抹了嘴站起身。

「您先請?」黑瞎子立起身朝解雨臣伸手邀約換來笑聲,擊掌過後,解雨臣從一開始便大敞著的翻身出去,盪了幾回已經到了路口,黑瞎子聽見外頭的騷動,大大方方從門走出去,三下五除二奔下樓梯,瞥見有人直接從二樓一躍而下的那刻離開飯店。

後頭的步伐聲凌亂,又趨於相似,不知何時狹路相逢,解雨臣不滿地嘖了聲,黑瞎子矮了身...

© 矽菌 | Powered by LOFTER